•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专访沈黎晖:在综艺风口上,彭磊与杨超越没有本质的区别

      本文来自娱乐资本论,作者:少年于谦,题图来自:IC photo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还在热播,随着周六播出的“20进10改编赛”第二期落下帷幕,摩登天空预定成为了这档综艺背后的赢家。

      在目前出炉榜单里,摩登天空已经占据了三席,分别为福禄寿、马赛克、大波浪,而还未参演的重塑雕像权力、Joyside也都是摩登天空旗下乐队。放眼整档节目33支参赛乐队里,归属于摩登天空的就占据了大约三分之一。

      专访沈黎晖:在综艺风口上,彭磊与杨超越没有本质的区别

      甚至在《乐队的夏天》第一季中,来自摩登旗下的新裤子和痛仰包办了冠亚军。

      于是有人猜测,《乐队的夏天》背后,其实是“摩登天空的夏天”。更甚者开始阴谋论——米未和摩登天空之间存在着某些利益输送,而每个参赛乐队的背后都有一沓厚厚的剧本。

      沈黎晖有些无奈,很明显他不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问及,在位于北京东四环的摩登天空“厂房”内,沈黎晖身着白衬衫,依旧坐在他那个博物馆似的的办公室里告诉娱乐资本论,“我的答案就是,从某种角度来看,摩登天空就是中国的兵乓球队,这没有办法”。

      同时他苦笑道,“从我个人来讲,乐夏第一季节目我都没有看过,最后比赛结果还是和别人聊天知道的。而且我从来不给马东什么打电话,从乐队入选到比赛,一个都没打过”。

      沈黎晖还记得当时米未想做乐夏时,马东第一时间就找上门来,在希望得到摩登乐队参赛的同时又特别强调到,不能干涉比赛的结果,对此他表示完全理解,回应到“你爱选谁选谁”。

      “你再硬的关系,马东都得对着爱奇艺的投资,对这个节目结果负责。所以说,这个事儿可能大家还是有点天真,其实也没那么复杂。”

      无奈的同时,沈黎晖又有些骄傲,真要掰扯,当下的独立音乐圈,摩登天空显然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难以磨灭的烙印。

      而乐夏的成功不过是摩登天空近两年来的一个注脚。在国内音乐综艺热潮之下,摩登天空的价值还在被无限放大。

      音乐综艺潮流由翻唱到原创的“蝶变”,让一如既往重视音乐内容的摩登天空,成为了全网各大音综最大的合作方之一,以几乎是“横扫”之势,完成了一次新用户的快速收割。

      在这样的逻辑里,“彭磊与杨超越,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而沈黎晖,又一次赶上了一个时代。

      “摩登天空”的夏天

      沈黎晖“万恶资本家”的形象又在彭磊的宣扬下被众人皆知,甚至这个话题在去年一度闹得沸沸扬扬。

      专访沈黎晖:在综艺风口上,彭磊与杨超越没有本质的区别

      看似不停的被自己人褒贬和diss,但你不得不承认的是,成立二十多年后,摩登天空囊括着国内多数顶尖的乐队和独立音乐人。换句话说,相比其他唱片公司和厂牌,摩登天空依然是这批音乐人最认可的平台,没有之一。

      这是沈黎晖的真本事,不止“嘴上功夫”说说而已。

      说着他开始举例,“你看上一季乐夏前几名的乐队中,虽然是新裤子第一,痛仰第二。但往后数数,刺猬、盘尼西林、九连真人、旅行团,要么乐队以前是摩登的,要么是他经纪人以前是摩登的。所以像这帮人在节目后台,就跟一个公司开例会似的,这是第一季”。

      沈黎晖笑了笑,随后补充道,“当然第二季也没区别。”

      这倒不是沈黎晖在吹,在米未的COO同时也是乐夏的制片人牟頔看来,之所以乐夏中摩登系的乐队多,只不过恰好摩登的乐队确实好了很多。“这个你得承认, 因为他就是现在市面上做所谓的独立音乐,做乐队做的最好的公司了。”

      同时牟頔也认为沈黎晖在合乎规矩的前提下透露着一些精明,比如在乐夏选拔前夕,老沈几乎把他所有的乐队都报名了。“我觉得沈黎晖是一个非常非常明白道理的人,他知道他给你推的乐队你会被公平对待,这就足够了。你不会偏袒他,你也就不会偏袒别人,那于他的角度,他把所有乐队都推给你,他也没做错什么,那就是他本来该做的事情。”

      很难揣测沈黎晖到底在不在乎输赢,一方面在摩登天空的push下,旗下的乐队确实是成为了乐夏背后最大的赢家;但沈黎晖又执拗地认为输赢无所谓,“你管他谁赢了,谁赢完以后我们都得合作”。他认为当下的独立音乐市场还没到拼个你死我活的地步,而摩登天空只有扮演好平台的角色,连接起更多其他的厂牌,才最符合当下摩登和行业的利益。

      专访沈黎晖:在综艺风口上,彭磊与杨超越没有本质的区别

      “当然他们底下有人认为这是一个竞争,但我是觉得这个行业的这些公司,包括草莓音乐节都在合作。做为观众角度来讲,可能觉得这行业都打的不行,其实不是像他们想象的那样。我跟老钱、老徐(太合音乐董事长钱实穆、CEO徐毅)定期都会去聚一聚。”

      综艺是摩登天空的一环

      事实上也不止乐夏,摩登天空很早就搭上了综艺的快车。或者说,沈黎晖很早就发掘综艺是放大独立音乐的宣发出口。

      乐夏2开播前,在《我是唱作人》里就有摩登的艺人参加;更早之前的《中国有嘻哈》,摩登旗下的厂牌MDSK更是在前两季分别拿下了冠亚军。

      甚至民谣出圈就是因为2013年左立在快男演唱了一首宋东野的《董小姐》。

      专访沈黎晖:在综艺风口上,彭磊与杨超越没有本质的区别

      在外界看来,乘在综艺的风口上,摩登天空的价值正在被无限放大。

      他认为这些出现的本质在于,年轻一代正逐渐成长为主流,对原创音乐的接受程度正在变得更高;而网综诞生后,在各大视频网站推动下已经完成了对市场对用户的教育。

      “以前我们能看到所谓的音乐类综艺其实都是在翻唱,而今天原创音乐综艺正在变得越来越多。所以从这点来讲,综艺是在为原创音乐设计、支持和创造平台。当一个综艺迈向原创方面后,摩登天空就变成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

      而也正是原创音乐综艺比例的加大,让包括乐迷和音乐圈对综艺的看法产生了改观。“以前我们谈到综艺,谈到选秀歌手,谈到网络歌曲,潜台词永远是Low。但其实综艺是一个中性的词,本身并没有一个质量高低的评判。它是一个渠道,是一个结构。具体这个结构里面放什么内容,那就看内容是什么。而现在综艺,我觉得完全是一个音乐产业必须、必备、必配的一环。”

      沈黎晖认为这个时代的综艺已经变了,变成了一个坚持原创、坚持人真实、多元的生态。而在这种前提之下,综艺不应该是去造星,造偶像,而是追求这些人真实的状态。

      “这是一个平视的时代,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觉得彭磊跟杨超越没啥区别。”

      所以在这个时代下,他会劝导乐队和独立音乐人放下原来固有的姿态,投身到大潮当中,因为真正属于Rock star时代已经过去了。

      “我觉得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摇滚确实死了,不是中国的摇滚死了,全世界摇滚都死了。”

      沈黎晖认为过去的时代存在着信息巨大的差异和神秘感,所以普通人会对偶像产生那种高高在上,仰视的情况。而现在这个时代,是让一个明星变成普通人的时代,“比如彭磊为什么成为去年最出圈的一个,就是因为他挺逗,他不会因为别人觉得他是神”。

      从这个角度来看,彭磊是一个最早”开窍“的人。有一个颇有意思的插曲是,在参加第一季乐夏时,彭磊曾不止一次流露出对综艺的反感,宣称这是一个中年练习生的节目。但在乐夏结束后,新裤子又频频出现在此前彭磊号称“打死也不去”的各大综艺和地方台的节目中。

      专访沈黎晖:在综艺风口上,彭磊与杨超越没有本质的区别

      虽然在节目后台,彭磊又扭捏的表示这是合约规定,属于没法抗拒的事情。但在沈黎晖看来“彭磊精着呢,你看他老在吐槽综艺,但他哪个落了空了”。

      “至于他在地上打滚,谁让你非得打滚,你自己愿意打滚,他愿意(在姐姐中)跳那舞,我觉得跳的挺好,挺美的。”

      专访沈黎晖:在综艺风口上,彭磊与杨超越没有本质的区别

      至于那些属实不愿意“出世”的乐队和歌手,沈黎晖也不强求。他觉得在当下融合了多元文化的时代,要么就是投入,然后去改变,去影响;要么就扎下根来踏踏实实的做音乐。

      “就像万青一样,就在石家庄老老实实的待着,弄一个电影制片厂的棚,天天跟那自己过瘾,也很牛逼啊。问题有几个乐队是万青,愿意自己待着不想演那么多场?你做乐队难道不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你的音乐,或者说你去到更大的舞台吗?”

      “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综艺是不是很好的一个借力的工具?答案肯定是。”


      内容才是摩登天空的核心

      借着综艺热潮出圈后,乐队和独立音乐人走在了风口之上。

      在上周乐夏1V1改编赛上半场落下帷幕的第二天,五条人、大波浪主唱李剑合体,一起走进李佳琦直播间,一度还登上了微博热搜。

      专访沈黎晖:在综艺风口上,彭磊与杨超越没有本质的区别

      而在乐夏第二季开始之前,包括新裤子、痛仰、后海大鲨鱼等乐队不仅演出机会开始变得更多,甚至拿到一些商业上的代言。不少新上线的影视剧也开始纷纷邀请乐队来创作影视ost。比如新裤子就为《两只老虎》创作主题曲《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痛仰也为电影《吹哨人》创作了推广曲《弯道超车》。

      专访沈黎晖:在综艺风口上,彭磊与杨超越没有本质的区别

      这也意味着摩登天空也必然将迎来新的挑战。在过去独立音乐还处在Underground的时候,摩登对于旗下乐队和艺人来说,大多是在音乐制作以及在livehouse、音乐节上演出的帮助。

      随着旗下乐队和音乐人的不断出圈,这些获得巨大流量的艺人是否会产生心态上的变化;而摩登天空能否承受的住迈入主流视线的压力?

      比如在上一赛段的乐夏播出后,当同属于摩登天空的福禄寿淘汰掉五条人后,双方的粉丝就在各大社交平台下起了争执,逐渐有了饭圈化的迹象。

      对此,沈黎晖倒有些见怪不怪了。毕竟之前,在第一季《中国有嘻哈》爆火之后,摩登天空就有过血淋淋的案例。

      “我觉得从艺人和工作的角度来讲,应该放松看这个事,你别把太当回事。所以如果艺人找我聊,我劝他别在意,而且我觉得有声量也还好。”沈黎晖顿了顿,拨弄了下头发,“我们还是应该把音乐做好。摩登就是一个内容公司,我们应该专注在好内容上,坚定不变”。

      “其实五条人也好,我们当时选择他并不是因为仁科特别逗,我们是认可他的音乐。所以我们只关注那个我们摩登认可的有价值的东西。只要坚持这个东西不变,我们自然就会少了很多烦恼。”

      在沈黎晖看来,即使乐队依靠“人格”或者“说话的方式”出圈了,但对他们而言,音乐才是最本质的东西,因为“没有好的音乐作为基础,再有魅力的人格也撑不住”。

      而摩登天空要做的就是坚持内容本质,不迎合市场,也不迎合用户。“我们有的时候觉得用户不是那么重要,我们自己爽,并且创造一个特别牛逼的事儿更重要。所以摩登天空骨子里就是这么一个公司。”

      沈黎晖把这套逻辑称之为“藏家思维”,而摩登天空一直做的,无非就是把这个时代的文化和这些音乐人收藏进来,没有商业上的过多考量,也无畏当下市场的运行逻辑。

      但这种以沈黎晖个人兴趣出发的项目往往在后期会伴随而来商业上的成果,比如最早在签下重塑雕像权力之前,他并不认为这个乐队会给摩登天空带来多大的回报,也不觉得这种乐队有一天会登上综艺。

      但显而易见的是,在以优质内容为基准的选择下,市场开始越来越相信摩登的选择。

      事实上,早在十多年前沈黎晖坐上超女评委席,与代表着台湾音乐工业造星路线的包小柏battle时,高晓松就对他做出了如下评价:

      “沈黎晖十年来默默做的贡献是我们极其敬佩的,他是中国原创音乐最执着甚至是偏执的推手和战士。在革命事业最艰苦的岁月里宁可带领一群摇滚青年打游击也不下山向地主老财投降的忠贞好同志。”

      在此前娱乐资本论对乐夏的制片人牟頔的采访中,牟頔曾明确的表示,伟大音乐理想从来都不是米未的事。

      当我把这个问题同样抛给沈黎晖时,他笑了笑,扶了一下标志性的黑框眼镜,颇有少年意气奋发的回了句:

      “当然,摩登就是要有伟大的音乐理想。”

    • 0
    • 0
    • 0
    • 11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