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GGV乘风破浪史(一):从面向亚洲到聚焦中国互联网

      如果把GGV比作一艘大船,在2011年,我开始担任船长的角色。根据当时的市场情况,在我看来,GGV这艘大船是需要转型的,因此,从行驶的方向与所需要的船员特质等方面,我都进行了一些调整。现在想想,很难去评价那些调整是“好”还是“不好”,但至少那时,是我最需要考虑的事情。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GGV纪源资本(ID:GGVCapital),作者:符绩勋(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编辑:张颖,题图来自文内

      一、和 GGV:故事的开始

      2000年GGV成立,初期的4~5年主要有4位创始合伙人:吴家驎、Joel Kellman等等,我与这几位创始合伙人其实很早就认识了,尤其是吴家驎,我们都习惯叫他“托马斯”。他是湖南人,小的时候在香港,高中的时候去了英国,又在美国读了大学,然后在美国创业,然后又到新加坡去前期做了一支新加坡国家科技局旗下的基金TDF,主要投早期项目。

      1996年我与吴家驎相识,他在做基金,而我所管理的是一家创业孵化器,隶属于新加坡国家科技局旗下的TAC,面向创业公司进行一些创业当中的辅助工作。巧的是我与吴家驎在同一个办公室,我们所在的办公楼和国家科技局总部有大概一条街的距离。

      我们共事的那几年,不论是整个创投行业的趋势变化,还是美国、以色列等创新聚集地的发展状况,我都学习到很多。2000年我加入德丰杰并工作了4~5年,与此同时,吴家驎跟另外三位伙伴创立了GGV。

      我在德丰杰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是百度,吴家驎所创办GGV之后的得意之作是阿里巴巴。恰逢2005年,这几家互联网企业崛起,相互间的竞争也不算强烈,吴家驎邀请我加入GGV。

      2009年,Jenny(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投资了YY,GGV第一次接触并关注中国的“草根经济”,并且通过这个项目结识了雷军

      二、从亚洲到聚焦中国,从光伏和消费重回互联网

      2005年年底我加入GGV,这也是我人生中一个比较重要的决定:未来的发展方向一定要面向中国。

      在德丰杰的时候,因为大部分合伙人在美国的缘故,一些亚洲区项目的投资并不顺利,但也让我跑了很多地方,印度、韩国这些国家都出差去了近二十次。

      我所看到的是:东南亚当时并没有太多的创业机会,新加坡的一两个项目投资后并不成功;韩国有几家半导体发展还行,但是日本和韩国的大企业、家族企业太强大了,尽管基础条件不错,但是本土的市场空间不够大和创业激情不够强;最成功的一个项目就是在中国投资的百度。

      这让我看到了中国创新创业的发展,这个产业本身需要很多宏观上的、基础条件各个方面的支持,而中国政府在宽带网络、高铁公路等方面的投资极其迅速。

      我甚至认为,没有这些投入,即便有再多的科技创业园区出现,创业者也没办法发挥。正如今天的印度,它最大的挑战就是基础条件和工业发展太弱了,今天的印度互联网新经济也许只是2006~2008年的中国。

      所以2005年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想要在VC这一行有成绩,必须把市场放在中国,把家搬到中国,能够聚焦在中国。当然,2005年的中国互联网新经济份额还很小,PE的机会大于面向新兴市场的VC,况且PE的投资主要集中在国企、制造、贸易和消费市场。即便百度上市第一天飙升了五倍的市值,也只有四五十亿美金的估值。以美国对标来看,阿里巴巴和百度也就是几家“中小企业”。

      但当时的我也要面对一个问题,我来自于新加坡,在中国大陆没有亲戚和同学,我的人脉和基础并不在这里。好在我认为自己的优势在于国际化,我最早出道的时候在惠普做过研发工作,3D打印等技术我早年就参与并用过,所以GGV的理念很符合我:利用国际化的视野,建立本土的智慧,去发现新兴市场里的机遇。

      吴家驎也希望更好地去强化GGV在中国本土的实力,所以也引入了很多中国本土背景的人才。

      为了符合当时中国国情的需要,大家看了各种行业的机会。

      那几年新能源尤其光伏的市场特别热,所以我们扎堆去看过光伏市场;消费貌似也不错,所以我们也到处出差看大消费。机缘巧合,我们投过梅花味精,总部在北京,生产在内蒙古,也投过荣庆物流,在山东临沂跟大家一起中午喝白酒——跟今天互联网行业的交流氛围完全不一样。

      直到2007年开始显现的金融风暴以后,我进行了一次自我复盘:虽然投资了荣庆物流和梅花味精,在这些项目上我们也挣了几倍的钱,但是我并没有发挥自己所长。

      我记得当时的荣庆物流的财务还是手工账,它想通过新的技术和数据化管理去转型。然而对于这些传统的创业者来说并不容易,他们当年通过用棉被车送菜,花了20年,一分一毫地努力才做出了今天的体量。对于一个传统企业来说,如何利用科技,新技术和人才,提升管理效率,需要很大的改革决心,且短期不一定出效果。

      基于这些考虑,2008年我决定聚焦在互联网产业上。

      那时是互联网市场的低谷,但反而带动了整个新经济的发展。那一年我们重新挖掘了去哪儿、YY和UC,我当时介绍了YY给Jenny(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因为她在看游戏,然后我们一起投资了UC浏览器。

      也就在那时,我发现专注很重要,因为如果不够专注,或只是选择性地专注,你一定会错过一些机会。这也是为什么我在2008年的时候错过了京东,因为在京东的商业模型上,我看到的只是它怎么烧钱,却没有注意到它在经济下行周期中为消费行业所带来的效率提升。

      说回2008年,虽然金融危机给市场带来了负面影响,但在2008年、2009年那段时间里面我们投了几家公司,现在来看表现都很不错。那段时期整个投资金额从投资到回报的倍数,整体的退出,获取的价值都是数亿美金以上。

      2012年,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主导了中国互联网第一次超过十亿美元的并购:优酷土豆合并

      (未完待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GGV纪源资本(ID:GGVCapital),作者:符绩勋(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在风险投资领域有超过20年的工作经验,一直关注在线旅游、出行、企业服务、消费等领域的投资,曾投资去哪儿网、优酷土豆、Grab、UCweb、滴滴出行、满帮集团、美菜等公司,目前也担任小鹏汽车、哈啰出行、酷家乐等企业的董事),编辑:张颖

    • 0
    • 0
    • 0
    • 3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