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ATM机最后的挣扎:时代抛弃你时,连声招呼都不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肖望,编辑:杨布丁,出品:棱镜·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李亮正为自己此前的决定感到庆幸。

      两年前,他从南方一家生产、销售ATM机的公司离职,成为一名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行业已经要变天了,不再是朝阳产业。我必须早做打算,找一份更安稳、长久的工作。”

      但变化比他想象的来得更为迅速。

      就在李亮离职的这年(2018年),相关上市公司的财报显示,多家ATM(自动取款机)厂商从净利润下滑开始转向大幅度亏损,2019年亏损进一步加剧,好日子一去不复返——过去多年,这些企业曾赚得盆满钵满。

      伴随移动支付越来越普及,现金使用加速萎缩,如今,央行法定数字货币也渐行渐近。

      8月12日,商务部下发通知提出,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先由深圳、成都、苏州、雄安新区等地及未来冬奥场景相关部门协助推进,后续视情扩大到其他地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工农中建等四大国有银行正在大规模内测“数字人民币”电子钱包,输入手机号就能完成转账,无网络也行,还可扫码消费。

      数字人民币定位是现金(M0)替代。一旦数字人民币正式推出,是否会给已有半个世纪历史的ATM机致命一击?

      ATM厂商靠炒股求生

      “公司当时营业收入、利润增长还不错,但我心里没底。移动支付发展太快了,我自己一年到头都没有去过银行网点、用过ATM了。”李亮如此解释自己两年前的担忧。

      如今看来,他的担忧早已成为现实。

      以国内ATM机生产厂商之一的御银股份(002177.SZ)为例,其财报显示,其净利润从2017年的1377万元骤降788%至2018年亏损9482万元,2019年净利润录得6728万元,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亏损2465万元。净利润转正的主要贡献,来自证券投资获利9583万元。

      由于扣非后净利润已连续三年亏损,御银股份甚至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要求说明业绩连续下滑的合理性。

      御银股份解释,由于移动支付持续蓬勃发展,银行网点和 ATM 网络受到了较大冲击。银行网点新增逐步陷入停滞;网点内新增金融机具需求大幅减少。同时行业内各种竞争也日趋激烈。公司ATM产品销量从2017年的4397台,到2018年降至2098台,2019年仅销售出230台,且单台ATM收入下降。

      今年4月,御银股份公告称,拟使用不超过8亿元自有闲置资金用于证券投资。对御银股份来说,卖ATM已不及“炒股”。

      另一家ATM厂商恒银科技(原恒银金融,股票代码:603106.SH)财报也显示,其2018年净利润8007万元,同比骤降46%,2019年亏损3894万元,扣非后净利润更是亏损1.09亿元。其中,3500万元政府补助和4800万元投资收益显著缩小了亏损幅度。

      今年3月,公司公告拟使用不超过2亿元的暂时闲置募集资金购买理财产品。

      在新三板挂牌的ATM厂商新达通也已三年连续巨亏。在优化岗位和人员之外,新达通甚至开始布局光伏发电和教育培训。

      而李亮的前公司日子也不好过。“听说公司今年调整合并了许多岗位。”李亮说。

      取款机曾是“印钞机”

      ATM厂商是有过好日子的。现金时代,一台台自动取款机就是ATM厂商的“印钞机”,且供不应求。

      1967年6月27日,世界第一台ATM在英国巴克莱银行恩菲尔德支行投入使用。在此后的53年间,ATM随着人类生活的足迹遍布全球各个角落,甚至在南极最大的科研中心麦克默多站,也装有两台ATM供居民使用,被称为“世界上最孤独的ATM”。

      国内第一台ATM在1987年由中国银行珠海分行引进。当时,一台ATM有一吨多重,安装的时候需要用吊车。最初的ATM主要作为展示用途。

      1993年,我国启动以电子货币应用为重点的“金卡工程”,银行系统经过电算化改造,对ATM设备的需求开始快速增长。

      上世纪90年代进入辽宁某大行工作的何聪回忆,工作初期银行还是手工记账模式,存取款都只能在固定的储蓄所。1995年,何聪在储蓄所第一次见到ATM。“很新奇,刚开始都不敢用,一台机器50万,我那时候工资每个月也就一千,怕给碰坏了。”

      到2005年末,我国ATM保有量为9.5万台。出于安全和技术考虑,银行最初采购时以日立、迪堡、NCR等美国、日本品牌为主,国产ATM厂商一般以代理进口设备和自行研发并进。

      据此后进入ATM厂商工作的何聪回忆,2004年开始,银行对ATM的需求爆发,自己一年中有3/4的时间都在外地谈业务,跑遍了大江南北。公司团队随业务急剧扩张,每次出差归来,团队中就有许多新面孔,聚餐后,何聪又匆匆赶往下一个目的地出差。

      扩张盛宴中,国产ATM开始崭露头角。2007年登陆A股的广电运通(002152.SH)成为国内首家ATM上市公司,2006年、2007年、2008年其净利润分别达到9014万元、2.32亿元、3.32亿元,增速分别高达143%、153%、40.55%。

      持续高速增长的市场吸引了大量企业分食蛋糕。新达通是ATM市场最后一批入局者,2013年其净利润达到5170万元,增速高达763.63%,2014年、2015年度净利润也都超过3000万元。

      国产厂商的进入,带动ATM价格大幅下降,从最初的40万元/台降至不到5万元/台。ATM也得到进一步普及,开始走出省级分行、星级酒店、大型商场等场所,遍布街头巷尾。

      央行发布的支付体系运行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ATM保有量达到86.67万台,新增25.18万台,远超此前每年10万台左右的增量。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ATM销售市场。

      全球ATM行业协会CEO麦克·李在2015年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只是一个开始。

      但事后回看,这已是盛宴的尾声。

      “时代抛弃你时,连声招呼都不打”

      变化在2015年春节就已经埋下伏笔。

      这年春节,微信牵手春晚开启全民抢微信红包。2016年,支付宝接棒春晚红包集五福。

      此后,移动支付相继拓展线下消费场景,购物、出行、外卖等线上服务爆发,不带现金也不会影响生活。

      ATM厂商们并非没有看到这些变化,但过往多年的高增长让它们认为,这只是小波折。

      御银科技在2017年表示,全球大部分成熟市场,ATM设备及现金取款交易量仍在增长。

      2017年登陆A股的恒银科技也安慰投资者们,现金的重要性不会改变,受传统文化观念影响,我国消费者对现金结算有一定偏好度,ATM仍有市场需求。理由是,世界上成熟市场在2012年每10万人拥有ATM就超过120台,而中国2016年每10万人拥有ATM仍只有63台。

      但此时,ATM的买单方——银行,对网点的布局态度也已转变。

      2015年, 被称为“宇宙行”的工商银行开始优化物理网点,但增加了自助银行及ATM布放。这一年,工行还推出e-ICBC互联网金融战略,宣布要在线上再建一个工行。

      2016年,工行首次明确提出控制物理网点总量,将轻型网点作为进驻和覆盖新兴、空白区域的有效方式。工行的自助银行、自动柜员机数量开始下降。财报显示,从2016年末至2019年末,工行自助银行减少3490个,ATM减少17892台。用户使用ATM的频次也大幅下滑,ATM交易额减少5万亿元。与此同时,2019年工行网络金融业务占比提升至98.1%。

      某银行柜员肖铭介绍,当前用户使用ATM主要为了存钱。受困于运营成本,ATM跨行转账仍然收取每笔2-4元的手续费。目前他所在支行的ATM已从6台减至4台。

      据行业早前测算,国内单台 ATM 每年至少发生 0.98 万笔跨行取款交易才能盈亏平衡。由于入不敷出,2016年后ATM跨行转账还提高了收费标准,而移动支付、手机银行已普遍免费。

      同期,银行业和第三方支付的移动支付业务高速发展。央行数据显示,自2015年末至2019年末,银行业移动支付笔数增长6.3倍,从138.37亿笔增至1014.31亿笔,金额从108.22万亿元增至347.11万亿元。非银支付机构网络支付笔数增长7.76倍,从821.45亿笔增至7199.98亿笔,金额从49.48万亿元增至249.88万亿元。

      ATM跨行转账曾是电信网络诈骗的重灾区,央行一度要求银行ATM转账延迟24小时到账。2019年3月,央行取消这一限制,因为通过ATM诱骗诈骗数量已经很少。

      “直到2017年之前,同业都认为只有低价、技术、产品性能才是竞争关键,现金循环、记录冠字号、刷脸取款,ATM技术也不断进步。移动支付根本没有被视为威胁。”李亮感叹,“时代在抛弃你时,连一声招呼都不会打。”

      数字人民币成最后一击?

      今年7月,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滴滴出行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据《财新》报道称,美团点评、哔哩哔哩(B站)也将与参与数字货币项目的银行展开合作。

      在何聪看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牵手滴滴、美团等主要为布局消费场景,分羹移动支付市场,与ATM等现金交易关系不大。但疫情加速消费线上化,随着数字人民币的应用场景不断丰富,现金交易规模可能进一步下降。

      “国内自助现金设备的确新增不多,不过海外市场的需求不错。国内市场综合柜台机等个性化需求更多。”何聪介绍。

      当前,商业银行正在大规模进行网点智能化改造。广电运通认为,按照全国22.8万个网点,每个网点改造费100-200万元预算进行计算,这是一个千亿级的新兴市场。

      农业银行8月11日宣布,该行2.2万个网点全部实现智能化,将持续推进运营人员转岗、增加营销人员数量及占比。

      但网点们还面临另一个窘境,许多客户已经不去网点了。中国银行业协会统计,2019年末银行电子渠道分流率已达89.77%。

      上市ATM厂商中,广电运通成为为数不多仍维持利润增长的公司。

      ATM行业观察者杨洋向作者介绍,广电运通基于现金设备制造的技术延伸至交通、智能零售机具制造领域,还根据银行业需求,股权投资银行信息中台系统,在人工智能方面投入研究。

      与此同时,包括广电运通、御银股份在内的ATM厂商,表示正在进行数字货币相关的研究,希望成为“数字货币”概念股。广电运通介绍,公司主要研究自助设备上数字货币与银行账户货币之间的兑换,银行自助设备包括但不限于ATM等。目前尚处于研发阶段,无相关业务收入。

      “IBM早年也是卖硬件,但现在以咨询、软件服务为主。主要是根据市场的需求和自身业务基础,尽早布局新方向。”杨洋表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认为,“数字人民币”如果推出,对ATM应有影响,但冲击有限。一是ATM主要受整个移动支付发展的影响,以及现金存取场景的需求减少;二是预计“数字人民币”的使用群体和ATM用户差异较大,前者以数字化偏好者、中青年和专业人士为主,后者以习惯线下人群、中老年等为主。

      (文中李亮、何聪、杨洋、肖铭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肖望

    • 0
    • 0
    • 0
    • 3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